讓視障人群便捷使用互聯(lián)網(wǎng)

  登錄銀行賬號,總被要求進(jìn)行人臉識別,對準鏡頭眨眼方可通過(guò);登錄App,讀屏軟件無(wú)法提取有效內容,只能響起“滴滴滴”的噪聲……近日,有媒體關(guān)注到視障人群使用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所遇到的困難,并為解決問(wèn)題探討相關(guān)路徑。

  對視障人群來(lái)說(shuō),穿梭于互聯(lián)網(wǎng)世界更像一場(chǎng)冒險,每一次成功的登錄和下單購物都是頗為不易的經(jīng)歷。中國殘聯(lián)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8500萬(wàn)殘疾人口,其中視障者人數超過(guò)1700萬(wàn)。在互聯(lián)網(wǎng)經(jīng)濟十分發(fā)達的今天,實(shí)現數字化強烈依賴(lài)人的視覺(jué)體驗,而視障人群難以“看見(jiàn)”,時(shí)時(shí)面臨上網(wǎng)困境和生活挑戰。

  與常人一樣,視障人群也有著(zhù)強烈的互聯(lián)網(wǎng)使用需求,包括社交、出行、網(wǎng)購等。在讀屏軟件和周?chē)说膸椭?,他們往往能夠開(kāi)始接觸并使用互聯(lián)網(wǎng),但與此同時(shí),他們也遭遇了諸多視覺(jué)“關(guān)卡”,如找不到正確的按鍵、無(wú)法輸入驗證碼等。根據《中國互聯(lián)網(wǎng)視障用戶(hù)基本情況報告》的統計,66%的視障者認為當下的互聯(lián)網(wǎng)信息無(wú)障礙“水平一般”,20%的視障者認為“水平不太高”。

  過(guò)去,我們強調公共空間的無(wú)障礙基礎設施建設,如修盲道、去臺階、設置盲文按鈕等。但今天,如何普及網(wǎng)絡(luò )無(wú)障礙意識,讓視障人士充分參與數字化交互和實(shí)踐,幫助他們鋪設一條“互聯(lián)網(wǎng)盲道”,成為大眾共享數字發(fā)展紅利的前提。令人欣慰的是,越來(lái)越多的社會(huì )組織和企業(yè)參與到了“互聯(lián)網(wǎng)盲道”的修建中。隨著(zhù)《信息技術(shù)互聯(lián)網(wǎng)內容無(wú)障礙可訪(fǎng)問(wèn)性技術(shù)要求與測試方法》《互聯(lián)網(wǎng)應用適老化及無(wú)障礙水平評測體系》等政策文件的落地實(shí)施,我國有超370家網(wǎng)站和App已經(jīng)完成無(wú)障礙改造并通過(guò)測評。一些現實(shí)障礙正在慢慢消除,互聯(lián)網(wǎng)生活變得更有溫度、更富人情。

  那么,在“互聯(lián)網(wǎng)盲道”的建設過(guò)程中,哪些問(wèn)題值得注意?信息無(wú)障礙的“關(guān)懷模式”,要傳遞什么樣的觀(guān)念與價(jià)值?其中最重要的一點(diǎn)是逐步改掉“想當然”的設計。信息無(wú)障礙的設計,核心在于了解視障人群的基本使用習慣,設身處地為他們打通使用過(guò)程中的堵點(diǎn)、卡點(diǎn)。而“無(wú)法感同身受”,往往成為互聯(lián)網(wǎng)工程師和設計者的“軟肋”。例如,網(wǎng)頁(yè)上的圖片無(wú)法朗讀怎么辦?進(jìn)行人臉識別時(shí),視障人群無(wú)法在鏡頭前眨眼睛怎么辦?驗證碼的聲音提示是否存在安全隱患?細致入微的“互聯(lián)網(wǎng)盲道”設計,往往需要技術(shù)人員與視障人群密切互動(dòng),需要參與者“蒙上眼睛”,以切身的感受對產(chǎn)品進(jìn)行測試、反饋、調整,從而發(fā)現卡點(diǎn)、疏通堵點(diǎn)。

  “互聯(lián)網(wǎng)盲道”的建設,往往是科技、公益和人文的多重碰撞,需要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增加一些人性化和公益性的嘗試。很多計算機工程師表示,實(shí)現互聯(lián)網(wǎng)“適盲”改造并不難,但由于企業(yè)會(huì )更重收益,過(guò)于考慮成本與預期回報的關(guān)系,往往無(wú)視或推遲“適盲”改造。在實(shí)際操作中,“適盲”改造是一個(gè)系統性工程,既涉及公司的調整審批、技術(shù)分工、生產(chǎn)效益與社會(huì )效益的權衡,又涉及工程師個(gè)體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的挖掘與發(fā)揮。此外,每個(gè)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的發(fā)展階段不同,也決定了“適盲”改造的進(jìn)度無(wú)法統一拉平。

  信息無(wú)障礙的推行,終究需要我們將視障人群納入“常規用戶(hù)”序列,將他們的需求與非視障人群的需求同等看待,并在產(chǎn)品和服務(wù)的設計上做到一視同仁。

  隨著(zhù)人工智能技術(shù)的發(fā)展,智能語(yǔ)音和AI輔助技術(shù)不斷完善,這些進(jìn)步都為“互聯(lián)網(wǎng)盲道”建設插上了騰飛的翅膀。借助AI視覺(jué)、語(yǔ)音、自然語(yǔ)言處理和情境感知等技術(shù),許多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開(kāi)啟了無(wú)障礙設計的優(yōu)化升級。如利用AI助力視障人群識別照片內容,實(shí)時(shí)語(yǔ)音導航指引視障人群步行,或在他們看電影時(shí)給予輔助解釋?zhuān)@些都證明了AI功效讓無(wú)障礙優(yōu)化得以更快捷、更廣泛地推行。

  有愛(ài)無(wú)“礙”,才能讓生活更出彩。隨著(zhù)互聯(lián)網(wǎng)深度滲透工作生活,關(guān)注視障人群的使用需求,加快修建“互聯(lián)網(wǎng)盲道”,為他們構建通往互聯(lián)網(wǎng)世界的橋梁,當是全社會(huì )共享數字紅利的題中應有之義。

  (據《光明日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孫萍/文

網(wǎng)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