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教辦學(xué)賢豪葉澄衷

  葉澄衷(1840—1899),寧波鎮海人,我國近代著(zhù)名的工商業(yè)家、社會(huì )慈善家。他仗義疏財,熱心公益事業(yè),捐資興教辦學(xué),與武訓、楊斯盛并稱(chēng)為“近世興學(xué)三偉人”。葉澄衷從自己幼年失怙、家貧輟學(xué)的身世中痛感窮人無(wú)力上學(xué)的艱難;從外強凌辱、國運多舛的頹勢中,認識到教育科技落后給民族帶來(lái)的厄運。在上海的一次慈善會(huì )議上,他犀利地指出:“中國之積弱由于積貧,積貧由于無(wú)知,無(wú)知由于不學(xué),興天下之利,莫大于興學(xué)。”他以智者的遠見(jiàn)卓識和善者的仁愛(ài)情懷,捐資興建新式學(xué)堂,招收貧苦子弟上學(xué),開(kāi)平民教育及新式學(xué)堂之先河,清廷諭賜“樂(lè )善好施”“勇于為善”的匾額,予以嘉獎。著(zhù)名教育家蔡元培稱(chēng)其為“卓而不群”之“賢豪”。”

  助推商貿 開(kāi)辦商務(wù)學(xué)館

  “五口通商”以后,西學(xué)漸進(jìn),一些有識之士倡導學(xué)習西學(xué),興辦新式教育;一些勇于擔當的愛(ài)國商人慷慨解囊,創(chuàng )辦新式學(xué)校,培育有用于國家的各類(lèi)人才。

  葉澄衷很早就看到了教育對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乃至民族發(fā)展的巨大作用,也很早就利用自己的資金和場(chǎng)地興辦教育。早在清同治十年(1871年),為了適應商貿業(yè)務(wù)發(fā)展的需要,葉澄衷就撥出一部分資金,利用老順記的場(chǎng)地、設備,組織成立順記商務(wù)學(xué)堂,這是葉澄衷辦學(xué)的發(fā)軔之舉。該學(xué)堂以培育經(jīng)商人才為目的,招收商號實(shí)習者入學(xué),以粗通文墨者為主,業(yè)余學(xué)習,學(xué)期一年。學(xué)堂延聘外國人擔任教員,教授英語(yǔ)及商務(wù)、關(guān)稅等知識,讓學(xué)習者能夠粗通英語(yǔ)和商務(wù)。學(xué)員畢業(yè)后大多數由順記號錄用,實(shí)習后大多數分赴各分號工作。

  葉澄衷創(chuàng )辦順記商務(wù)學(xué)堂,一方面是由于新舊交替之際,受到西方教育文化觀(guān)念的沖擊和影響;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感受到上海開(kāi)埠以后對外開(kāi)放的環(huán)境中商業(yè)發(fā)展的需要。隨著(zhù)上海的開(kāi)埠通商,出現了一些新的涉外行政機構,如海關(guān)、各地行政長(cháng)官涉外翻譯機構等。這些機構急需一些會(huì )外語(yǔ)、懂業(yè)務(wù)的職員,這些職業(yè)成為士人,尤其是新式學(xué)堂畢業(yè)諸生競相角逐的工作。葉澄衷順應形勢發(fā)展的需要,從企業(yè)的長(cháng)遠發(fā)展考慮,決定創(chuàng )辦順記商務(wù)學(xué)堂,招收員工學(xué)習各種商務(wù)知識。

  四年后,葉澄衷決定擴充順記商務(wù)學(xué)堂。清光緒元年(1875年),他指派樊時(shí)勛負責,把位于外灘金陵?yáng)|路一條弄堂內的老順記14間倉庫都改作學(xué)舍,改稱(chēng)為順記商務(wù)學(xué)館。與原來(lái)的順記商務(wù)學(xué)堂不同的是,學(xué)館開(kāi)始招收企業(yè)外的青年。當時(shí),葉澄衷的骨干企業(yè)已經(jīng)發(fā)展到18家,為了培養企業(yè)適用人才,葉澄衷讓阮可均負責招生工作,每年要各企業(yè)選派學(xué)徒與員工到商務(wù)學(xué)館學(xué)習。學(xué)生利用晚上時(shí)間學(xué)習,學(xué)制一年,學(xué)雜費全免,還免費發(fā)給每個(gè)學(xué)生一只西式書(shū)包和一支自來(lái)水鋼筆。順記商務(wù)學(xué)館是一所完全不同于舊學(xué)的新式學(xué)校,商務(wù)學(xué)館聘請外籍教師授課,講授機器設備及各種商業(yè)知識,主要學(xué)科有西洋會(huì )計、商務(wù)、稅務(wù)、報關(guān)和英語(yǔ),力求學(xué)以致用。第一期招收學(xué)員50名,學(xué)員畢業(yè)后,全部安排在葉氏旗下企業(yè)當練習生。那時(shí)社會(huì )上通曉外語(yǔ)又懂商務(wù)的人很少,清政府的一些機構和部門(mén),也紛紛聘用商務(wù)學(xué)館畢業(yè)生。許多人后來(lái)成為順記各地分號的協(xié)理、經(jīng)理,有的在上海、天津、漢口等城市的洋行里當買(mǎi)辦,有的成為工商企業(yè)家。

  嘉惠學(xué)子 創(chuàng )辦澄衷蒙學(xué)堂

  葉澄衷創(chuàng )辦澄衷蒙學(xué)堂,說(shuō)來(lái)還有一段小插曲——

  1898年一個(gè)悶熱的夏天,葉澄衷帶著(zhù)幾個(gè)助手去虹口張家浜(今上海市唐山路附近)實(shí)地考察,想在那兒辦廠(chǎng)。路上看到一群孩子正聚集在河灘邊玩耍,有的還打起了水仗。此時(shí)正值潮水初漲,在灘涂上逗留極易被涌上來(lái)的波濤卷走。于是,他就對孩子們喊了起來(lái):“倷幾個(gè)小囡,勿要再白相了,等一歇潮水來(lái)了,交關(guān)危險,快點(diǎn)回家吧!”沒(méi)想到,孩子們不僅不聽(tīng),反而嬉笑叫罵:“儂格老頭子哪能介煩啦,阿拉白相關(guān)儂啥事體?”回到家里,他左思右想,認為兒童頑劣、不聽(tīng)勸告,原因在于上不起學(xué),缺乏教育。聯(lián)想到自己從小失學(xué),艱苦創(chuàng )業(yè)的身世,無(wú)限感慨,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中。他決定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捐資辦一所學(xué)堂,讓寒門(mén)子弟也能上學(xué)讀書(shū),養成良好的品性,做一個(gè)對社會(huì )有用之人。

  清光緒己亥年(1899年),是葉澄衷生命中最后的一年。這年初,他的身體漸感不適,讓他寢食難安的是,還有許多想做而未做的事,尤其是創(chuàng )辦學(xué)堂的未了之愿,他擔心自己一旦撒手離去,便會(huì )留下永久的遺憾。

  葉澄衷周密地思考了辦學(xué)目的、教育內容、組織形式、學(xué)校名稱(chēng)等,籌劃捐款、捐地數額,擬委托懷德堂諸位董事負責籌建學(xué)堂。清光緒己亥年九月十五日(1899年10月19日),葉澄衷寫(xiě)信給樊時(shí)勛、徐文明、陳瑞海、王海帆、阮星階、曹雨岑和葉洪濤七位懷德堂董事,鄭重其事地提出了籌建澄衷學(xué)堂的想法。

  懷德堂的董事們都是跟隨葉公多年的部下、摯友,向來(lái)仰慕葉公的為人,他們深為葉公的智識和高義所感佩,決心全力籌辦學(xué)堂,不負葉公之重托。于是,董事們緊鑼密鼓地開(kāi)始了學(xué)堂的籌建工作。而此時(shí),葉澄衷的病情越來(lái)越嚴重,臨終前他還是念念不忘籌辦學(xué)堂之事,遺命樊時(shí)勛等懷德堂七董事,各分號可議定值年制辦理學(xué)堂事務(wù),依次輪值,周而復始,由各商號經(jīng)理分掌其事。他再三叮囑家人:“學(xué)堂體制和一切規模與設備應完全由校長(cháng)謀劃決定,我子我孫應協(xié)力完成我開(kāi)辦蒙學(xué)堂的志愿,但不要參與學(xué)堂事務(wù)。希望大家同舟共濟,力促其成。”

  交代完后事,一代商界巨擘葉澄衷走完了他六十年輝煌的人生歷程,于清光緒二十五年十月三日(1899年11月5日)與世長(cháng)辭。

  為了盡快完成葉公未竟的事業(yè),懷德堂的董事們加緊籌辦澄衷蒙學(xué)堂。第二年,學(xué)堂開(kāi)工在即,為防止不法之徒惹事生非,懷德堂董事依例分別向蘇松太道和上海英美租界會(huì )審分府呈文,請求官府出面保護。清光緒二十六年農歷五月二十八日(1900年6月24日),澄衷蒙學(xué)堂在虹口張家灣破土動(dòng)工,工程由山余記工頭承包。“計造門(mén)樓一座,正廳后廳樓上下十八間,齋舍樓上下四十余間,每間約容學(xué)童十余名,廂廡庖湢咸具。”經(jīng)懷德堂董事合議,推舉樊棻為接洽辦學(xué)的負責人,陳祖烈為建造校舍的經(jīng)管人,并決定余下土地二十四畝待日后造屋出租,以充學(xué)堂經(jīng)費,永續利用。該年十月,上海英美租界會(huì )審分府、蘇松太道應懷德堂董事呈請,先后發(fā)布告白,曉諭民眾:“毋得藉端阻撓,致干查究,其各凜遵毋違。”

  始料不及的是,由于學(xué)堂建筑工程浩大,學(xué)堂建到一半,葉澄衷所捐10萬(wàn)銀兩已用去大半,難以為繼。其長(cháng)子葉貽鑒又捐銀10萬(wàn)兩,終于建成羅馬式樓房共計42間,作為教室、宿舍;2層樓房26間,用做膳廳;還有小養正里平屋15間;并設置了印書(shū)處、風(fēng)雨操場(chǎng)。學(xué)校定名為澄衷蒙學(xué)堂,于1901年4月16日建成開(kāi)學(xué)。

  澄衷蒙學(xué)堂落成時(shí),在大禮堂兩側懸掛著(zhù)根據葉澄衷遺言撰成的一副楹聯(lián):“余以幼孤,旅寓申江,自傷老大無(wú)成,有類(lèi)夜行思秉燭;今為童蒙,特開(kāi)講舍,所望髫年志學(xué),一般努力惜分陰。”

  澄衷蒙學(xué)堂是上海第一所由中國人自己出資創(chuàng )辦的班級授課制的新式學(xué)校。首任校長(cháng)劉樹(shù)屏,江蘇武進(jìn)人,清光緒十六年進(jìn)士,翰林院檢討出身;1901年7月,劉樹(shù)屏請事假約一個(gè)月,由蔡元培代理校長(cháng)。澄衷學(xué)堂從立校之初,便遵循校主葉澄衷的遺愿,以“誠樸”為校訓,有序管理,嚴謹辦學(xué)。以課程完備、理念先進(jìn)、收費低廉享譽(yù)滬上,也備受朝廷青睞。光緒皇帝御筆書(shū)“啟蒙種德”匾額,給澄衷師生帶來(lái)莫大的榮耀與鼓舞。建校百余年來(lái),澄衷學(xué)校培養的學(xué)生已逾五萬(wàn),遍布海內外,涌現了胡適、竺可楨、陸儼少、吳一峰、李達三、單麗霞等一大批中華英才。

  回饋桑梓 興辦葉氏義塾

  葉澄衷在上海斥資籌辦澄衷蒙學(xué)堂的同時(shí),又牽掛著(zhù)家鄉的父老鄉親,顧念著(zhù)那些貧寒孤弱的家族子弟,決定出資3萬(wàn)銀兩,在鎮海家鄉建造葉氏義莊,購置義田,設立義塾,讓無(wú)力上學(xué)的貧困子弟能夠上學(xué)讀書(shū)。1899年4月9日,葉澄衷給他族叔葉志銘(字洪濤)寫(xiě)信,囑托他全權辦理此事。

  不料葉公當年突然去世,遵照葉澄衷的遺愿,由葉志銘督建義莊。于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六月開(kāi)工,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四月建成,并購義田1312畝。葉氏義塾設在葉氏義莊之內,義塾建有大禮堂、教室、辦公室、寢室、伙房等設施。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葉氏義塾開(kāi)始招生,首招20名,限葉氏本族子弟。開(kāi)辦一年,葉氏義塾良好的教學(xué)效果吸引了四鄰的求學(xué)兒童,他們都想進(jìn)來(lái)就讀,但因經(jīng)費、設施所限,難以如愿。莊董葉志銘主動(dòng)拿出一筆私款,在葉氏宗祠內增開(kāi)一間教室,添聘塾師教授,使得葉氏家族外的附近學(xué)童亦有上學(xué)機會(huì )。

  葉志銘在擴大校舍和擴充招生范圍的同時(shí),還根據葉澄衷的遺愿在義塾中附設了一個(gè)女子學(xué)校。葉澄衷在上海租界多年,目睹外國女子和上海殷富人家的女子因為接受教育而形成的氣質(zhì)和風(fēng)度,認識到女子讀書(shū)的重要性。葉澄衷的幾個(gè)女兒都在上海的學(xué)校學(xué)習過(guò),氣質(zhì)風(fēng)度自非尋常女子可比,后來(lái)也都出嫁名流,作為父親的葉澄衷對此深有感觸。所以臨終前曾經(jīng)叮囑葉志銘,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創(chuàng )造一個(gè)讓家鄉女子也能讀書(shū)識字的機會(huì )。女子學(xué)校的設立,破除了自古“女子無(wú)才便是德”的陳腐理念,提高了女子的社會(huì )地位,使村里的女孩也能接受一定程度的文化教育,給鎮海鄉村帶來(lái)一股清新的教育之風(fēng)。

  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葉氏義塾改名為葉氏中興學(xué)堂,葉澄衷族弟葉雨庵出任校董,趙友笙襄助辦理,聘請謝彤黼為首任校長(cháng)。葉氏中興學(xué)堂校舍由義塾改設而成,為前后兩進(jìn),前進(jìn)是教室、宿舍,教室對面是存放糧食的谷倉,中間為忠孝堂大廳,后進(jìn)是飯廳、廚房和宿舍。學(xué)堂廣開(kāi)學(xué)門(mén),允許異姓子弟入學(xué)。中興學(xué)堂廣延名師宿儒任教,添置校具,購置古今圖書(shū)、運動(dòng)器具、理化儀器以及西式樂(lè )器??傊?,凡一校應有之設備,無(wú)不齊全。葉雨庵早年在上海追隨葉澄衷經(jīng)營(yíng)五金業(yè),晚年回歸故里,致力于家鄉各種慈善事等。他每日躬臨中興,處理校務(wù)。“雨公每天必先到同義醫院,然后到中興小學(xué)逐一辦理公務(wù),中午回家午膳。下午在葉家村周?chē)c村民絮談家常,巡視督促改進(jìn)各項安全衛生設施。”

  葉氏義塾之所以命名為“中興”學(xué)校,與義塾旁邊小河上的一座“中興橋”有關(guān)。因為年久失修,該橋破損嚴重,無(wú)法通行。于是葉成孝受哥哥葉澄衷之命將舊橋拆掉,在原來(lái)的位置上重新修建了—座新橋。橋修好以后,有人建議改掉原名,以葉氏兄弟的名字重新命名。葉澄衷知道后,極力反對,他說(shuō):“此橋本來(lái)無(wú)名,是我和弟弟成孝共同給它取的名,‘中興’二字正好代表我和弟弟的心聲,為什么要改掉呢?”于是橋的名字就一直保持著(zhù)?,F在義塾就在橋的旁邊,正好以之命名學(xué)堂,這既符合葉澄衷兄弟的心愿,也符合葉氏后人興辦學(xué)校、振興家鄉的共同愿望,所以就選擇了“中興”二字作為學(xué)堂的名字,此后就一直延續下來(lái)。

  辛亥革命后,中興學(xué)堂更名為葉氏中興學(xué)校,實(shí)行初小四年、高小三年的七年一貫制。幾十年來(lái),中興學(xué)校由于德智并重,中西兼容,學(xué)風(fēng)淳正,哺育了一代代精英,如世界船王包玉剛,影視巨擘邵逸夫,建筑業(yè)巨子葉庚年,實(shí)業(yè)家包從興、趙安中、包玉書(shū)等,被譽(yù)為“寧波幫的搖籃”。解放后學(xué)校一度停辦,至1988年恢復重建,更名為中興中學(xué)。

  葉澄衷在時(shí)代變革的洪流中順勢而為,率先捐資創(chuàng )辦新式學(xué)堂,惠及無(wú)數平民子弟,堪稱(chēng)“掀開(kāi)二十世紀中國近代教育的寧波幫先驅”。(據《各界》)

網(wǎng)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