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兩淮鹽政中的社會(huì )救濟

揚州保存較好的清末民初鹽商住宅

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兩江總督兼管兩淮鹽政劉坤一治理鹽政的奏折

  自漢代起,兩淮地區一直是我國海鹽的重要生產(chǎn)地,是歷代王朝賦稅的重要來(lái)源。至清代,兩淮的巨額鹽課在國家財賦收入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兩淮行鹽,國課攸關(guān)”,不僅維持著(zhù)清王朝這臺古老機器的運轉,甚至關(guān)系到清王朝的命運。

  然而,兩淮灶民的生存環(huán)境異常惡劣,兩淮地區在古代一直是“濱海斥鹵之地,地號不毛”,被迫在這里充當灶丁的,一般都有政治或經(jīng)濟原因。古代兩淮自然災害也很頻繁,據不完全統計,僅在乾隆統治的六十年中,兩淮地區的鹽場(chǎng)就發(fā)生自然災害32起,其中以水災最為嚴重。水災時(shí),灶民們只能靠人工堆成的潮墩避難,但潮墩并不能保證灶民的安全,大災年份,甚至會(huì )出現灶民“無(wú)戶(hù)報災,無(wú)丁領(lǐng)賑”的慘況。

  因此,在進(jìn)行嚴格管理的同時(shí),兩淮鹽政的大小官員們并沒(méi)有忘記在萬(wàn)不得已的時(shí)候對灶民們施以必要的救濟。

  清代兩淮鹽政中的救濟體制

  如果從歷史的高度來(lái)看待清代兩淮鹽政中的社會(huì )救濟體制,我們不難發(fā)現,還是比較完備的。

  清代的兩淮鹽政中社會(huì )救濟的方法措施很多,救濟的覆蓋人群也較廣,我們可以根據不同標準進(jìn)行分類(lèi)。按實(shí)施救濟的主體來(lái)分,可分為朝廷的政策性救濟、民間的互助性救濟;按實(shí)施救濟的時(shí)間來(lái)分,可分為長(cháng)期的穩定性救濟、臨時(shí)的突擊性救濟;按實(shí)施救濟的物質(zhì)來(lái)分,可分為貨幣救濟、實(shí)物救濟;按實(shí)施救濟的方式來(lái)分,可分為有償救濟、無(wú)償救濟等。

  朝廷的政策性社會(huì )救濟是主體。其中有些是長(cháng)期的,也有臨時(shí)的;有些是有償的,也有無(wú)償的。其表現形式主要有根據災情嚴重程度“或蠲或賑”(蠲,豁免、減免、緩交鹽課;賑,救濟)及對確需救助的人群實(shí)施一些優(yōu)惠政策。前者的例子很多,如康熙五年,“呂四場(chǎng)蕩地沖塌大半,又兼潮災,男婦淹沒(méi),僅存百余丁,責其納二千余兩額課,勢所不能。今免輸一半。”康熙三十八年,巡鹽史卓琳上奏,“以白駒等十四場(chǎng)水災,請豁免三十七、八兩年應征折價(jià)鹽課三萬(wàn)三千六百九兩有奇”,后“奉旨依議”。雍正一年七月,“通泰淮三分司所屬豐利等二十九場(chǎng)悉被潮淹”,災情極重,僅“白駒、劉莊、廟灣、伍佑、新興、板浦六場(chǎng)共計溺死四萬(wàn)九千五百五十八口”。兩淮鹽政官在上報朝廷批準后,除將“未完折價(jià)錢(qián)糧四萬(wàn)余兩悉行蠲免”外,還“隨欽遵支鹽課銀一萬(wàn)五千兩”,按“被災輕重、人口多寡’進(jìn)行賑濟。“至重者,每大口賑銀一兩一錢(qián)二分,每小口賑銀五錢(qián)六分;次重者,每大口賑銀六分九厘,每小口賑銀二分七厘”。有些受災較重的年份,除蠲免鹽課外,還根據各灶場(chǎng)的災情給予實(shí)物賑濟,“每大口月給米一斗五升,小口減半”。倒塌的房屋給銀修理,“草房每間給予銀四錢(qián)五分,瓦房每間給銀七錢(qián)五分”。‘淹斃、壓死的男婦丁口”,亦給銀兩善后,“每大口給棺殮銀一兩,小口減半”。如乾隆十二年七月,通泰淮三分司所屬二十五場(chǎng)遭災,除‘蠲免乾隆十二年應征十一年折價(jià)銀七千九百七十五兩有奇”、緩征當年鹽課外,撫恤賑濟“共用銀四萬(wàn)九千二兩有奇”,“坍房修費計銀一萬(wàn)三千六百八十八兩一錢(qián),棺殮之資計銀六百八兩”。后者的例子也有一些。如清王朝要確保兩淮鹽課收入,對私鹽查緝很?chē)?,因?ldquo;疏銷(xiāo)首重緝私”,但對確需救助的人群卻實(shí)施了優(yōu)惠的政策。“兩淮止有貧難小民,許其負鹽40斤,并無(wú)老幼之分,應照浙例,于貧難小民60歲以外、15歲以?xún)纫约皻垙U者,許其于不銷(xiāo)官引地方負鹽四十斤,易米度日。”在鹵氣下降、不便煎曬的春寒兩季,兩淮鹽政官則動(dòng)用公款供“生計拮據”的灶丁借領(lǐng),“春借冬還,不必加息”,避免了他們“重利借貸”。乾隆十六年十月,兩淮鹽政官吉慶“奉上諭”,在“公項內”動(dòng)用白銀數萬(wàn)兩無(wú)息借貸給灶丁。此外還有“寒付”。為解決貧苦灶戶(hù)‘無(wú)蓋藏”之苦,在冬令之時(shí),用庫銀預支來(lái)年鹽價(jià),以“藉資濟灶”。

  民間的互助性社會(huì )救濟是必要的補充。兩淮灶民皆為“貧難小民”,實(shí)施這部分救濟的主體應是鹽商。因為“灶賴(lài)商運,商賴(lài)灶煎”,相互間實(shí)為“唇齒相依”,所以把兩淮鹽商出資的救濟稱(chēng)為“民間的互助性社會(huì )救濟”。其主要形式有捐資賑災及捐資興辦各種救助性質(zhì)的慈善機構。

  在清代,當兩淮灶場(chǎng)頻繁發(fā)生的自然災害時(shí),鹽政官們十分注意利用兩淮鹽商的財力來(lái)賑災??滴跞昙八氖拍?,“并茶場(chǎng)先后被潮,共坍缺蕩地折價(jià)銀一千八百一十二兩有奇,貧灶無(wú)力完納,淮南眾商情愿代輸。”乾隆十一年九月,“淮商眾商程可正等以今歲河湖盛漲,公捐銀二十萬(wàn)兩。”“乾隆十八年秋,通泰淮三屬被水,兩淮商人捐銀三十萬(wàn)兩。”乾隆三十六年七八月,“海屬之板浦、徐瀆、中正、莞瀆、臨港、興莊等場(chǎng)及通屬之余東、余西二場(chǎng)被潮水”,淮南北眾商“于通海二倉中借谷一萬(wàn)六千九百六十余石給息一月口糧,秋成后公捐買(mǎi)谷完倉,不銷(xiāo)正額。并海屬三十六年壓征三十五年分折價(jià)未完灶欠一萬(wàn)三百八十余兩,淮北眾商分帶捐完,以紓灶力。”查《兩淮鹽法志》的《捐輸門(mén)·助賑》,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以?xún)苫贷}商為主體的民間互助性社會(huì )救濟為有效地發(fā)揮其作用,還捐款設立了一些長(cháng)期的或臨時(shí)的救助機構。這些救助機構主要有鹽義倉、流所、殘廢局、育嬰堂、施棺局、義渡、救生船、粥廠(chǎng)、書(shū)院等。這些帶有社會(huì )福利性質(zhì)的救助機構,統治者們稱(chēng),“舍商捐,更無(wú)他策。”

  鹽義倉的作用是積谷備賑,賑濟對象是灶民。其方法是“每年于青黃不接之時(shí),照存七糶三例,出陳留新;米貴時(shí),平糶;倘地方有賑濟之用,題請動(dòng)支”。清代鹽義倉始建于清代康熙十八年,而兩淮鹽義倉則建于雍正三年,時(shí),兩淮鹽商共捐銀二十四萬(wàn)兩,鹽院撥公務(wù)銀八萬(wàn)兩建倉,四年正月,雍正帝賜名為“鹽義倉”。從此,鹽義倉一直存在并有所發(fā)展。清代兩淮的鹽義倉較其他地區的鹽義倉相比,有以下特點(diǎn),分布的范圍廣,設立的數量多,谷米的儲量大。兩淮灶場(chǎng)內共有鹽義倉九個(gè),另有揚州府治四個(gè)。谷倉儲藏谷米最多時(shí)達688萬(wàn)石。其中最大的為鹽城倉,額定儲藏量為5.8萬(wàn)石。據史料統計,自雍正四年至道光年間,兩淮鹽義倉在一百多年內就以不同的形式(賑濟、平糶、出借)動(dòng)用了65次,其中賑濟的有34次。實(shí)際救助時(shí),采取的方法是先動(dòng)支義倉谷米賑濟救急,后在糧食收獲之時(shí)由鹽商支付銀兩買(mǎi)谷米完倉。發(fā)放的標準為“每大口月給米一斗五升小口減半”,且谷米搭配。賑濟時(shí)間則視災情的程度,有一個(gè)月、兩個(gè)月、三個(gè)月不等,最長(cháng)的賑濟時(shí)間達五個(gè)月。如“雍正八年六月二十一、二等日,沿海風(fēng)潮”,通泰淮三分司灶場(chǎng)均遭災,后“廟灣等處五場(chǎng)查明男婦大小四萬(wàn)二千六百一十口,賑濟三個(gè)月,按一米二谷核給,共動(dòng)用倉谷三萬(wàn)二百五十石有奇”。

  由兩淮鹽商捐資興辦的棲流所、育嬰堂(在東臺興辦的稱(chēng)保嬰堂)、殘廢局(也有稱(chēng)普濟堂、同善堂)則是按救助對象的不同特點(diǎn)而設立專(zhuān)門(mén)救助機構,其功能與今相似。在清代,兩淮鹽商還捐資興辦了專(zhuān)門(mén)以“矢志、孤苦無(wú)依”的女青年為救助對象的崇節堂、立貞堂,這種機構帶有明顯的時(shí)代痕跡。

  至于兩淮鹽商捐資設立的施棺局、義渡、粥廠(chǎng)書(shū)院等慈善機構,其作用從名稱(chēng)可以想見(jiàn)。

  清代兩淮鹽政中的社會(huì )救濟的主體及效果

  實(shí)施兩淮鹽政中社會(huì )救濟的運作主體應該是以?xún)苫贷}政官為首,包括負責各場(chǎng)煎務(wù)的大使在內的大小鹽官們。

  朝廷的政策性社會(huì )救濟自不必說(shuō),即使以?xún)苫贷}商為救濟主體的民間互助性救濟,兩淮大小鹽政官員們在其中也起了極大的作用,尤其是在資金的籌措上。

  清代的兩淮海鹽為國家專(zhuān)營(yíng),在較長(cháng)的時(shí)期內實(shí)行的是官督商運商賣(mài)。由于淮鹽的質(zhì)量上乘,銷(xiāo)售的引岸又廣,時(shí)稱(chēng)“六省行鹽”。豐厚的利潤,使鹽商們趨之若鶩。彼此為爭奪營(yíng)運、銷(xiāo)售權的競爭激烈。為實(shí)現公開(kāi)、公平、公正,兩淮鹽政甚至采取在驗明鹽商資金的前提下,用抽簽來(lái)決定運銷(xiāo)順序的方法。另一方面,鹽商們在運銷(xiāo)淮鹽中也收入頗豐,積累了一定的財富。所有這些,都是兩淮鹽政得以調用鹽商的財力、也是兩淮鹽商愿意(或被迫)用自已資金來(lái)進(jìn)行社會(huì )救濟的現實(shí)基礎。

  鹽政官籌措兩淮鹽商資金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把救濟所需的資金分解到“鹽引”中去,即每引加捐若干,按引捐助。這是一種帶有強制性質(zhì)的攤派。另一種是根據賑濟及其他需要,動(dòng)員鹽商們一次性捐獻。前一種方法為常用的方法,如同治十三年,因賑濟,“淮南每引捐銀八錢(qián),淮北捐銀六錢(qián)”。后一種方法為突擊性捐獻,這種捐獻常常伴隨“議敘”(賞賜官職,均為虛銜)這一鼓勵措施。如乾隆七年,“淮商汪應庚以淮揚水災捐銀六萬(wàn)兩,兩淮商人黃仁德等公捐銀二十四萬(wàn)兩,奉旨著(zhù)加恩議敘”。乾隆十一年,“淮南商眾程可正等以今歲河湖盛漲,公捐銀二十萬(wàn)兩,……按各商銀數之多寡分別敘議”。就“議敘”這一獎勵措施來(lái)說(shuō),也有一些規定。一是“捐銀不足五百兩者例不議”;二是賑捐邀獎,所賞賜的官職“均不得逾五品”;三是經(jīng)賑捐、已得到五品官職賞賜的鹽商再行賑捐時(shí),可將所得獎賜“移獎弟子”,但“不準移獎異姓”。兩淮鹽政官們就是依靠這軟、硬兩手,采取長(cháng)、短期結合的方法,為兩淮灶民的民間性社會(huì )救濟籌措了大量的必需資金。

  兩淮鹽政中社會(huì )救濟實(shí)際效果評估。一方面,我們要充分估計其積極意義。以扶困濟危為特征的社會(huì )救濟無(wú)論在何種形態(tài)的社會(huì )里,都是社會(huì )矛盾激化的緩沖器,尤其是在少數人富有,富得流油;多數人貧窮,窮得一無(wú)所有,窮得無(wú)以為生的時(shí)期,社會(huì )救濟顯得尤為重要。因而清代兩淮鹽政中的社會(huì )救濟,對于維護封建統治秩序的穩定、維護兩淮海鹽的生產(chǎn)的正常進(jìn)行起了一定的作用。然而,我們也要看到,在生產(chǎn)力水平異常低下、社會(huì )制度極其腐朽的清王朝,這種社會(huì )救濟所起的作用究竟有限,它只是一種“頭疼醫頭、腳痛治腳”的應急性措施;在多發(fā)的自然災害面前,也僅是一種消極的、被動(dòng)的措施。既不可能有效地抗御自然災害,從根本上改變兩淮灶民的悲慘命運,也不可能徹底地解決社會(huì )矛盾,從而實(shí)現社會(huì )的長(cháng)治久安。

  (據《鹽城工學(xué)院學(xué)報》)

網(wǎng)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