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 ——近代中國第一部慈善捐贈法規

 南洋華僑陳嘉庚自民國初年就多次捐資,計達數十萬(wàn)元,先后創(chuàng )辦集美小學(xué)、師范及中學(xué)及同安縣屬男女小學(xué),并設立集美基金;自1920年起,他又與多人捐資籌建廈門(mén)大學(xué),十余年間慨捐400萬(wàn)元。圖為1921年4月6日,廈門(mén)大學(xué)借集美學(xué)校即溫樓開(kāi)校

  中華民國肇建后,北京政府頒布了《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義賑獎勸章程》《褒揚條例》等多部褒獎慈善捐贈行為的法律法規。其中,1913年頒行的《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作為近代中國第一部有關(guān)慈善捐贈方面的專(zhuān)門(mén)法規,經(jīng)北京政府數次修訂完善,成為民國時(shí)期社會(huì )救濟、衛生、水利等領(lǐng)域同類(lèi)法規的藍本。事實(shí)上,該條例不僅在立法學(xué)上極具藍本意義,且在民國教育史、慈善史上也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立法動(dòng)因

  一是促進(jìn)新式教育發(fā)展的需要。1911年辛亥革命巨變,給新式教育帶來(lái)了前所未有的發(fā)展機遇。中華民國甫建立,南京臨時(shí)政府、北京政府就先后進(jìn)行了一系列適應資產(chǎn)階級需要的教育改革,頒行了“壬子癸丑學(xué)制”,建起一個(gè)更加完整的學(xué)制系統,這就為民國初年全國教育事業(yè)發(fā)展創(chuàng )造了有利條件。據北京政府教育部統計,1912-1913年,全國各類(lèi)學(xué)??倲祻?7272所增至108448所,學(xué)生從2933387人增至3643206人。在短短兩年內,全國學(xué)校數量和學(xué)生人數增長(cháng)迅猛,一方面反映出新式教育蓬勃發(fā)展的態(tài)勢,另一方面則表明它亟需新政府投入更多的教育經(jīng)費,以保持其良性發(fā)展。然而共和肇基之初,國家財政十分困窘,教育經(jīng)費尤為困難。為激發(fā)民眾的捐贈熱情,民國建元后,教育部即開(kāi)始醞釀制訂褒獎捐資興學(xué)法案,并明確立法旨趣為“獎勸人民捐私財襄公益,借補國家財力之不逮”。

  二是促進(jìn)政權更替后法律銜接的需要。南京臨時(shí)政府成立之際,因各項法律未及制訂頒行,曾規定所有前清施行的法律,除與國體相抵觸者外,都得以暫行援用。與此同時(shí),各省為興學(xué)捐贈者頻頻向中央呈請援例旌獎。在各省為地方紳民捐資興學(xué)請獎之案不斷呈報中央的情形下,民國北京政府及教育部迅即啟動(dòng)了相關(guān)的立法活動(dòng),以彌補因政權更替帶來(lái)的法律空缺與不適問(wèn)題,促進(jìn)與前清法律的銜接。

  三是完善教育法律體系的需要。民國初年,北京政府教育部在較短時(shí)間內制定頒布了一系列教育政策法規。但推進(jìn)教育事業(yè)發(fā)展不能局限于教育領(lǐng)域內立法,還關(guān)涉到社會(huì )、經(jīng)濟、文化多個(gè)領(lǐng)域,亦需要制定相應的法律法規,以期共同營(yíng)造良好的法治社會(huì )環(huán)境。如果缺乏有關(guān)法律法規相銜接、相配合,或是不同的法律條文相抵牾,也將影響教育事業(yè)健康蓬勃發(fā)展。具體而言,在推進(jìn)教育事業(yè)發(fā)展過(guò)程中,充足的經(jīng)費是最基本的保障。由此,加強慈善捐贈褒獎立法,將捐贈者的捐資興學(xué)行為以法律的形式確立下來(lái),并施以獎勵,不僅是激發(fā)民眾捐資興學(xué)積極性、推進(jìn)教育事業(yè)發(fā)展的一項必要的保障性舉措,也是呼應各項教育政策法規、進(jìn)一步完善教育法律體系的內在需要。

  立法內容

  《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的條文并不繁復,其言簡(jiǎn)而意賅,主要內容涵括法規調整規范對象、捐資興學(xué)褒獎標準、給獎辦法、褒章執照圖式等方面。后經(jīng)三次修訂,大抵為相關(guān)條款的變更與完善。

  一是調整規范對象。1913年《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第一條明確規定:“人民以私財創(chuàng )立學(xué)?;蚓枞雽W(xué)校,準由地方長(cháng)官開(kāi)列事實(shí),呈請褒獎。其以私財創(chuàng )辦或捐助圖書(shū)館、博物館、美術(shù)館、宣講所諸有關(guān)教育事業(yè)者,準照前項辦理。”由此而知,捐贈主體為國民,受贈對象除學(xué)校之外,還可為圖書(shū)館、博物館、美術(shù)館、宣講所等相關(guān)教育機構。1914年,教育部提出修正建議,同年10月公布了修正條例。第一條增列一款:“華僑在國外以私財創(chuàng )立學(xué)?;蚓枞雽W(xué)校,培育本國子弟,準由各駐在領(lǐng)事開(kāi)列事實(shí)表冊,詳請褒獎。”第三、四條則規定私人結合之團體、遺囑捐資或捐資者未得褒獎而身故時(shí),“其款逾千元者,分別獎給一、二、三等褒狀;至一萬(wàn)元以上者,得獎給匾額”。這樣,作為法規調整規范對象的捐贈者,其內涵更完備、外延更周全,不再局限于定居國內的公民,也包括旅居國外的華僑,且由自然人擴大到法人。此后,1918年、1925年兩次修訂《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均沿用上述界定,僅在褒獎等次上對捐資款額有所調整。

  二是捐資數額褒獎標準。1913年《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對捐資數額分為七等,分別給予不同的褒獎。具體言之:“一、捐資至一百元者,獎給銀質(zhì)三等褒章;二、捐資至三百元者,獎給銀質(zhì)二等褒章;三、捐資至五百元者,獎給銀質(zhì)一等褒章;四、捐資至一千元者,獎給金質(zhì)三等褒章;五、捐資至三千元者,獎給金質(zhì)二等褒章;六、捐資至五千元者,獎給金質(zhì)一等褒章;七、捐資至一萬(wàn)元者,獎給匾額并金質(zhì)一等褒章。”該條在1914年修正條例中基本沿襲,僅將金質(zhì)、銀質(zhì)褒章改為金色、銀色,以便與此前頒布的《褒揚條例》規定相符,而1918年、1925年條例則刪去其中第七款。

  三是給獎辦法。最初,條例對捐贈者的褒獎按其捐資數額多寡分為褒章、褒狀和匾額三種,而私人結合之團體以及遺囑捐資或捐資者未得褒獎而身故者,則只授予褒狀、匾額。褒章材質(zhì)原有金、銀兩種,1914年修正案將其改作外觀(guān)色澤為金、銀兩色,亦按捐資多寡分三等授予。而條例迭次修訂,主要涉及一般褒獎、特別褒獎、團體捐資與遺囑捐資等方面內容。由于捐贈主體不同、捐資數額多寡以及應授褒獎等第的差別,各條例所訂褒獎辦法在程序、內容上亦有所異。

  四是褒章及執照圖式說(shuō)明?!毒栀Y興學(xué)褒獎條例》在1913年首次公布施行時(shí),于附則中規定了褒章名稱(chēng)及執照圖式。褒章謂之“嘉祥章”,“中列篆文‘羊’字,周環(huán)嘉禾”。其釋義說(shuō),興學(xué)為“國之祥也,故取羊”,而羊是溫和慈愛(ài)的動(dòng)物,“凡善、義、美、養等字,皆從羊,茲取之以喻興學(xué)之士”。周?chē)椧约魏?,則為國徽象征。同時(shí),附則標示了三種不同等次褒章的直徑分寸大小,并規定褒章綬帶顏色及佩用儀式,即綬帶由紅、白二色相間,共五列組成,褒章應佩帶于上衣左襟之上。另附有褒章、匾額執照和褒狀格式,執照或褒狀先填寫(xiě)捐資者姓名,隨后在空白處詳記其捐資興學(xué)事實(shí)。

  實(shí)施效果

  北京政府《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的立法宗旨在于鼓勵民眾捐資興學(xué),發(fā)展文化教育事業(yè),縱觀(guān)該條例的頒行、數次修訂及其十余年的實(shí)施情形,應該說(shuō)已達到其立法初衷,為民國文化教育事業(yè)、慈善事業(yè)發(fā)展發(fā)揮了推進(jìn)與保障作用。

  其一,激發(fā)了民眾的慈善捐贈熱情,捐資人數和款額總體呈增長(cháng)趨向。

  《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自1913年“公布以來(lái),各省報部援例請獎之案歷有多起”。據教育部統計,僅條例實(shí)施的當年,全國各省捐資興學(xué)在千元以上者有250人,捐資總額為784622元。這表明,民國政府剛剛肇建即以立法形式褒獎捐資興學(xué)者,此舉深得人心“,資鼓勵而昭激勸”之效很快彰顯出來(lái),產(chǎn)生了良好的示范效應??犊饽?、襄助教育之舉在民初地方社會(huì )蔚成風(fēng)習。

  從捐資人數上看,江蘇、浙江、山東、直隸、廣東、福建、江西、奉天、湖南、安徽等省居全國前10位,其中蘇、浙兩省最多,分別為331人、247人;就捐資金額來(lái)論,江蘇、浙江、直隸、山東、安徽、湖南、奉天、廣東、福建、吉林等省居前10位,蘇、浙兩省亦遙遙領(lǐng)先,均超過(guò)200萬(wàn)元。

  民國時(shí)期,不乏捐贈較慷慨的富商巨賈,他們捐資興學(xué)動(dòng)輒成千上萬(wàn)元,固然是慈善教育事業(yè)發(fā)展的重要力量;而普通民眾資財有限,捐獻款物也許并不算多,但其素受樂(lè )善好施風(fēng)習浸染,常懷積德行善之心,所蘊藏的捐贈熱情與能量卻不應忽視,集腋成裘,積沙成塔,這些小額捐贈積聚起來(lái),猶如一股股涓涓細流匯成的滔滔善源,它同樣有助于推動(dòng)民國教育事業(yè)的興盛與發(fā)展。有研究表明,民國前期,全國每筆興學(xué)捐款額平均為5044元,超過(guò)此平均數的僅蘇、浙、皖、滬、湘、豫等6省市,一般捐款數額并不太高。正緣于普通民眾涓涓細流般的捐贈,慈善教育事業(yè)才將更可持續地發(fā)展,更為綿長(cháng)久遠。事實(shí)上,眾多捐資興學(xué)者家境并不殷富,卻富有仁心善念,樂(lè )善好施。如湖南永順孀婦王丁氏、王謝氏、王瞿氏等人,1912年捐贈亡夫遺產(chǎn)開(kāi)辦勵志高等小學(xué),后來(lái)又縮衣節食,陸續捐助兩千余元充作辦學(xué)經(jīng)費。此類(lèi)事例在民國各地并不少見(jiàn),其事可嘉,其情感人。據民國期刊報道,至1915年4月,湖南省已有6縣23人捐資興學(xué)獲得教育部褒獎。

  從時(shí)序上分析,1913年《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明確了法律適用的溯及力,因而民國元年前后受褒獎?wù)呷藬当姸?,捐資數額形成井噴之勢。據北京政府教育部統計,因清末宣統二、三年捐資興學(xué)而受褒獎?wù)呃塾?17人次,捐贈額為62萬(wàn)余元;1912年驟增至488人次,高達225萬(wàn)余元,為民國前期捐資興學(xué)褒獎情形的峰值。顯然,這是該條例規定的法律溯及力所致,后來(lái)條款修訂改自民國元年起,1914-1921年間,全國捐資興學(xué)便呈現出穩步發(fā)展的常態(tài),每年捐資受褒獎?wù)叽蠹s在百人左右,捐資額大抵在20-60萬(wàn)元之間。此后,經(jīng)濟衰退、社會(huì )動(dòng)蕩等因素也影響到該條例的實(shí)施成效,捐款隨之減少。

  其二,改善了基礎教育的辦學(xué)條件,在一定程度上促進(jìn)了民國教育事業(yè)的發(fā)展。

  《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頒布后,各省捐資興學(xué)的善舉頻頻,或以私財創(chuàng )辦學(xué)校,或捐贈款物充當辦學(xué)經(jīng)費,“于振興教育頗多效力”。如江蘇東臺人蔡映辰,在清光緒、宣統年間就曾捐資創(chuàng )辦或倡辦啟秀藏書(shū)社、栟茶市公立啟秀初高兩等小學(xué)、私立蔡氏女學(xué)、公立康莊初等小學(xué)等多所學(xué)校,以惠鄉民族人。民國以后,他又陸續創(chuàng )辦私立蔡氏幼志初等小學(xué)、栟茶市公立西區初等小學(xué)、公立滸陵初等小學(xué),并接辦公立南區初等小學(xué),還在啟秀小學(xué)內特設師范傳習所及蠶桑傳習所,“先后成就甚眾”,歷年畢業(yè)生及在校生近700人。蔡映辰身兼各校校長(cháng),極力經(jīng)營(yíng),捐助籌墊經(jīng)費,1913年病篤彌留之際,遺囑家人,將以前墊款及自置田產(chǎn)、股票等捐入各校,作為永遠基本產(chǎn)業(yè),并以廣生油廠(chǎng)股本銀500兩的歲息捐為津貼,用于當地貧苦學(xué)生出外求學(xué)的補助費。綜上各項,蔡氏在民國初年贈總額合銀多達3萬(wàn)余元。蔡氏屢捐資財,廣設小學(xué),不僅改善了地方社會(huì )的辦學(xué)設施,且對啟蒙幼童及興學(xué)重教風(fēng)尚也有倡率之功。民國前期,許多中小學(xué)校尚屬草創(chuàng ),經(jīng)費支絀,如蔡氏等人的捐贈猶如雪中送炭,紓解了它們的燃眉之急,有助于改善教學(xué)條件,以維系教學(xué)運轉或擴大辦學(xué)規模。

  1914年《修正捐資興學(xué)褒獎條例》規定,對華僑捐資興學(xué)一律由教育部給獎,以示優(yōu)異。華僑捐資興學(xué)熱情逐漸高漲,在國內創(chuàng )辦起各級各類(lèi)學(xué)校,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尤以閩粵兩省最多。如福建省,“據不完全統計,這個(gè)時(shí)期華僑創(chuàng )辦小學(xué)約110所。從1925-1927年,晉江縣120所學(xué)校中,僑辦和僑助的學(xué)校有53所,占46%;廈門(mén)在抗戰前有39所學(xué)校,其中17所都由華僑捐資創(chuàng )辦或助辦,占45%”。這僅僅是民國前期華僑捐資興學(xué)之一斑,其時(shí)華僑捐資興學(xué)范圍已從中小學(xué)逐步擴展到師范、中專(zhuān)、職業(yè)學(xué)校,乃至大學(xué)及教育基金,成為僑鄉教育事業(yè)發(fā)展最重要的推動(dòng)力量。華僑慨捐興學(xué)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地方教育經(jīng)費的不足,促進(jìn)了僑鄉教育事業(yè)的發(fā)展。同時(shí),華僑對民國教育事業(yè)的貢獻還不獨局限于僑鄉,其捐辦高等教育及創(chuàng )設教育基金,影響廣及全國,惠澤眾多莘莘學(xué)子。

  (據《社會(huì )科學(xué)動(dòng)態(tài)》)

網(wǎng)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