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善堂的浙江經(jīng)驗——片云堂

  浙江寧波鄞縣籍旅新加坡華僑胡嘉烈(1911—1977),稱(chēng)得上是旅居海外的著(zhù)名胡姓華人,是在南洋一帶與陳嘉庚、胡文虎齊名的巨商。

  胡嘉烈旅居海外半個(gè)多世紀,曾擔任多個(gè)僑團負責人。他熱心僑居地公益,20世紀30年代就向三江公學(xué)捐資并捐獻一輛校車(chē),并捐助三江小學(xué)、三江公墓;抗日戰爭時(shí)期,他作為“馬來(lái)亞、新加坡華僑籌賑祖國傷兵難民大會(huì )委員會(huì )”委員,積極捐贈醫藥、寒衣,承購愛(ài)國公債。他“急公好義,服務(wù)社會(huì )大眾,舉凡慈善教育公益事業(yè),靡不慨解義囊,悉心以赴,尤對同鄉會(huì )館,更其關(guān)心,深獲三江同鄉所景仰”,而且行善從不具實(shí)名,“無(wú)論各種巨細捐獻,皆以寧波同鄉會(huì )‘甬’字標記名之”,被新加坡華人社會(huì )稱(chēng)為“一代善人”。

  同時(shí),他也積極關(guān)心祖籍地民生福祉。如1943—1949年期間,每年向收入不敷支出的母校文山小學(xué)捐贈1.5萬(wàn)斤稻谷作為學(xué)校常年開(kāi)支經(jīng)費,占該校同期辦學(xué)經(jīng)費的一半,極大地改善了學(xué)校教職員工的待遇和辦學(xué)條件;抗戰勝利后,他捐資修建花園村豫章橋、太平橋和地方道路,捐助4艘渡船給奉化江村鎮義渡;1947—1949年,向胡家墳村和花園村捐贈消防設備——機動(dòng)水龍1臺,在當時(shí)“開(kāi)農村機動(dòng)水龍的先河”等。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他一如既往地在家鄉開(kāi)展社會(huì )公益。1950年起,陸續樂(lè )助浙江奉化孤兒院;1956年,先后捐助胡家墳村柴油機2臺和花園村柴油機1臺,以支援當地農業(yè)高級合作社開(kāi)展農業(yè)機械化生產(chǎn);20世紀60年代初,鄞縣也遭受?chē)乐刈匀粸暮σ灾录Z荒,不少村民饑餓流離,他急從香港運來(lái)30噸尿素分贈胡家墳大隊和花園大隊,以及捐贈3臺抽水機;同年,他用特殊的方式為其夫人50歲祝壽——從泰國購買(mǎi)9噸大米分濟胡家墳村和花園村的災民;從1956年開(kāi)始到1962年,為改善環(huán)境和節約耕地,他捐資42萬(wàn)港幣約合時(shí)價(jià)17萬(wàn)人民幣在胡家墳村西荒冢圈用約40畝地建造“文山公墓”;1962年8月,他應允茅山公社中心小學(xué)校長(cháng)和胡家墳村黨支部之籌議,資助母校8000元捐資建造“文康樓”圖書(shū)館,并贈送樓房1幢和擴建操場(chǎng),“開(kāi)新中國成立后海外寧波幫在家鄉捐資辦學(xué)之先河”,等等。

  縱觀(guān)胡嘉烈一身善跡,無(wú)論是民國時(shí)期還是新中國時(shí)期,在從事慈善公益事業(yè)的浙江籍華僑中,他毋庸置疑是代表性人物。其中,1941年在家鄉創(chuàng )設慈善機構“片云堂”的義舉,是他慈善人生的標桿。

  片云堂創(chuàng )辦緣由

  抗日戰爭時(shí)期,物價(jià)大幅上漲,尤其是糧食價(jià)格飆升,全國多省份都曾發(fā)生糧荒,老百姓們生活困苦。而浙東地區在1941年淪陷之后,日寇通過(guò)強迫派糧和搶掠糧食來(lái)供應其軍需,敵偽政權還對非農業(yè)戶(hù)更是實(shí)行數日才發(fā)售一次“戶(hù)口米”政策,該地區鄉民陷入嚴重饑荒之中。胡嘉烈的祖籍地就處于淪陷區,村民們半饑半飽,有的以糠菜充饑,有的甚至因為過(guò)度饑餓而死亡。此時(shí)身在南洋的胡嘉烈聞?dòng)?,為了組織好鄉民的賑濟,即委托故里親友在本鄉設立慈善機構——片云堂,“出錢(qián)購糧救濟生活困難的鄉親,此義舉一直持續至寧波解放”。

  胡嘉烈創(chuàng )建善堂除了與當時(shí)抗日戰爭的大背景密不可分之外,還深受鄞縣傳統慈風(fēng)善俗的影響。鄞地自古有樂(lè )善好施之風(fēng)。據《鄞州慈善志》對各式慈善人物的統計,有名有姓者即達380人之多。其中,就出現了一批以旅外商人為主體的民間力量參與慈善事業(yè),他們基于自身經(jīng)濟資本和社會(huì )資本,主要以創(chuàng )辦慈善機構或團體為主。而到抗日戰爭時(shí)期,特別是在1941年4月寧波淪陷后,該地區的慈善事業(yè)遭受?chē)乐卮驌?。在此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只有少數旅外團體與個(gè)人仍堅持資助家鄉。而胡嘉烈因在太平洋戰爭爆發(fā)之前已做好應對準備,一邊“指示分支機構、分散隱蔽物資”,一邊又抓住商機收進(jìn)貶值的地產(chǎn)和外幣,然后把握時(shí)機拋售。由于胡嘉烈敏銳的商業(yè)頭腦,充分利用了戰爭前后的市場(chǎng)波動(dòng),不但沒(méi)有遭受損失,而且獲利豐厚,這為其同時(shí)期創(chuàng )建片云堂奠定了物質(zhì)基礎。所以,從舉辦善堂動(dòng)因來(lái)看,胡嘉烈在戰火中急建的片云堂充分彰顯了近代華僑在家國危難中的桑梓情深與社會(huì )責任感。

  片云堂施賑對象

  中國古代賑濟一般針對的是鰥寡孤獨之人,胡家墳村在胡嘉烈設立片云堂之前,其公堂祠產(chǎn)就有在天災人禍之際對本村貧困人家進(jìn)行賑濟的傳統。但大部分村民不愿接受賑濟,他們認為這種賑濟是對鰥寡無(wú)后者的救助。因此,胡嘉烈顧及受助村民的心理,對設立的慈善機構用心擇名。“為不使受惠者蒙受‘吃舍米’這一不雅的稱(chēng)呼”,胡嘉烈特地將善堂命名為“片云堂”,意指其“愿作一片云,稍蔭‘暴日’烤曬的鄉親”,亦因此,“澤彼有限,擇族中賢者主其事”。從這個(gè)堂名寓意可窺見(jiàn)胡嘉烈對受惠者施行善事時(shí)所持的人文關(guān)懷,也體現出慈善本應有一種平等的理念,而不是一種單純的施舍。胡嘉烈能夠換位思考而行善,這在當時(shí)是一種難能可貴的慈善觀(guān)念。

  胡嘉烈的行善不僅僅體現在對受助者的人文關(guān)懷,更體現在對貧困鄉民的實(shí)際賑濟中。片云堂的賑濟對象與原來(lái)胡家墳村祠堂相比稍有擴大,祠堂原來(lái)的賑濟對象一般為本族成員和部分鄉民,惠眾面較窄。片云堂則將施賑范圍由胡家墳本村族人擴大為本村村民并拓展到其妻祖籍所在的花園村中的生活困難村民,只要向片云堂申請,即可獲得救濟。后來(lái),濟貧的空間進(jìn)一步延展,鄞縣西郊石碶一帶由其嫂兄弟郁鎮南掌管,余姚陸家埠地區委托其胞兄的學(xué)徒實(shí)施,奉化縣江后顧村則通過(guò)其姐夫頤寶慶負責,從中可見(jiàn),片云堂的受助對象是與胡嘉烈及妻有一定鄉緣、地緣關(guān)系的鄉民。同時(shí),在對貧困鄉民進(jìn)行賑濟時(shí)還規定“游手好閑、不務(wù)正業(yè)而受困者絕不資助。”這一規定,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一些好懶成性的人依賴(lài)善堂救濟,并賦有教養結合的慈善理念;另一方面,保證了真正因戰爭而遭受饑荒的村民們受到救濟。所以,從救濟對象來(lái)考量,片云堂更多還是保留了中國傳統慈善的“親緣”特征,注重“五緣”范圍的救助,但又不限于宗族內的救助,而是應勢、因時(shí)調整,具有一定的開(kāi)放性。

  片云堂運作機制

  鄞地作為較早開(kāi)埠的通商口岸,外國教會(huì )為能在該地順利開(kāi)展傳教活動(dòng),興辦了大量的教會(huì )慈善設施,推動(dòng)了鄞縣慈善事業(yè)的近代化。在西方慈善運行機制的影響下,民國時(shí)期旅外的鄞縣籍華僑即成為慈善公益事業(yè)的主力。而該時(shí)期在鄞縣籍旅外華僑中較有代表性的即為胡嘉烈,從其設立的慈善機構片云堂中可窺見(jiàn)近代化的慈善捐贈理念和模式。

  首先,穩定的經(jīng)費來(lái)源是片云堂創(chuàng )建和發(fā)展的前提。由于片云堂是由胡嘉烈個(gè)人捐資興辦的慈善機構,因此,片云堂的經(jīng)費主要來(lái)源于胡嘉烈個(gè)人,生存與發(fā)展情狀也全賴(lài)其一己之力。特別是“此舉系出在立興開(kāi)業(yè)不到5年”之際,胡嘉烈“財力尚還不是十分豐富的階段”,所以尤為可貴。在太平洋戰爭爆發(fā)之前,旅居新加坡的胡嘉烈是通過(guò)寄外匯的方式為善堂提供資金。但在太平洋戰爭爆發(fā)前夕,胡嘉烈預估新加坡至寧波、上海等中國內地的外匯可能會(huì )因戰爭而中斷,為預防片云堂的經(jīng)費來(lái)源受到戰爭的影響,將自己在國內的企業(yè)——上海立興申莊作為賑濟片云堂經(jīng)費來(lái)源的主要渠道。這種賑款來(lái)源較之于閩粵僑鄉依賴(lài)僑匯為主的捐資,就有效地避免了因戰爭而中斷救濟款的窘境,而且立興公司是一家以購銷(xiāo)為主的全球網(wǎng)絡(luò )型貿易公司,資金可以在世界各分公司甚至客戶(hù)方調度,況且其不是直接匯款,而是購運糧食給鄉民。所以,片云堂的救濟事業(yè)并未因1937年11月上海淪陷、1941年寧波淪陷、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fā)及1942年2月新加坡淪陷而中斷。當然,與其他慈善機構相比,其捐贈主體較為單一,并沒(méi)有開(kāi)展社會(huì )捐款、同仁捐款等善堂常見(jiàn)的捐款方式。由此可見(jiàn),胡嘉烈個(gè)人充足的財力是片云堂善款來(lái)源的唯一保障,“最多時(shí)年賑濟稻谷款達8000余元,相當于稻谷1.2萬(wàn)斤”。

  其次,從片云堂內部的組織設置來(lái)看,片云堂由于其資金和規模有限,所以它的運行機制介于傳統的總協(xié)值理制與近代化的董事會(huì )之間。片云堂的救助對象為胡家墳村人和其妻祖籍地花園村村民,因此,在兩地分別設立機構。由于胡嘉烈本人常年旅居新加坡經(jīng)商,所以在慈善機構內部,其請本族賢者或親信一人代為打理負責善堂大小事務(wù),同時(shí),下設三人分別從事財務(wù)記賬、出納、監證。“該堂胡家墳村由胡嘉昌全面負責,族人胡樹(shù)濤為財務(wù)記賬,胡嘉財為出納,胡善祥為監證人?;▓@村由妻兄徐謀裕掌管”。在賑濟款的發(fā)放方面,申請救助的貧苦鄉民需“經(jīng)監證人簽章后,即可到財務(wù)處領(lǐng)取救助費”,這樣加強了對整個(gè)賑濟款發(fā)放過(guò)程的監督管理。

  最后,從片云堂開(kāi)展的慈善方式來(lái)看,其主要是通過(guò)糧食平糶進(jìn)行賑濟,以此來(lái)幫助村民解決戰亂饑荒之年的糧食問(wèn)題。平糶糧食在古代是指政府在荒年平抑市場(chǎng)糧食價(jià)格以達到救災救荒的一種方式,即在青苗不接時(shí),將所存糧食以平價(jià)向貧民限量供應出售,以發(fā)揮救濟民眾的作用。而在民國時(shí)期,由于戰亂不斷,災禍頻繁,這種糧食救災的方式被政府和地方士紳頻繁運用到賑濟災民之中。片云堂也正是運用了這一成熟的賑濟形式,其規定:胡家墳村族人,每年有60個(gè)名額的貧困戶(hù)可以領(lǐng)取全年口糧500市斤。如名額超出,協(xié)商后酌情增加,數量由掌管酌情而定;對其妻家花園村,也按相同標準接濟。當名額超過(guò)時(shí),指令片云堂從外地購進(jìn)稻谷,以市場(chǎng)糧價(jià)的10%低價(jià)賤賣(mài)給貧苦求告者。這一救濟善舉有效地緩解了當時(shí)胡家墳村和花園村因戰亂遭受饑荒的貧苦民眾的生計問(wèn)題。所以,從慈善機構的運作來(lái)考察,片云堂緊緊抓住善款來(lái)源、公平程序和長(cháng)效機制三個(gè)核心,雖為善堂性質(zhì)但不同于傳統善堂,從關(guān)照貧困族人開(kāi)始但不限于本宗族成員,賑濟戰時(shí)或日常民眾最急需的谷物,但不采取簡(jiǎn)單的應急施粥施糧。

  胡嘉烈以家國安危為己任,在危局中創(chuàng )辦片云堂濟貧的進(jìn)程,既處在中國近現代進(jìn)程的宏大背景與僑鄉社會(huì )的細微生活之間,也處于近現代中外關(guān)系的急劇變動(dòng)與中國基層社會(huì )的日常嬗變之中,能夠堅持22年之久,無(wú)疑是海外華僑在國內創(chuàng )辦善堂的一個(gè)成功案例,也是近代地方慈善組織尋求生存的一個(gè)真實(shí)縮影。(據《八桂僑刊》)

網(wǎng)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