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兒童福利的理念與實(shí)踐研究(上)

宋代人癡迷“嬰戲圖”,這種題材成為獨立的畫(huà)種,并催生出眾多畫(huà)嬰高手。這一現象背后,是當時(shí)社會(huì )一場(chǎng)上行下效的救助行動(dòng),力圖解決民間“不舉子”的現象

清代善書(shū)《得一錄》中,列有保嬰會(huì )、育嬰堂等規條、章程

  中國兒童福利的實(shí)踐自古就有,不同性質(zhì)和歷史文化傳統的國家在選擇應對兒童問(wèn)題的方式時(shí)會(huì )表現出不同的內在邏輯和機制。系統研究中國古代社會(huì )兒童的生存狀態(tài)以及國家先后所進(jìn)行的相關(guān)福利制度建設,探尋中國兒童福利制度發(fā)展的歷史演變規律,將有助于解決目前社會(huì )轉型帶來(lái)的中國兒童發(fā)展問(wèn)題。

  中國歷史上歷代王朝都以民本思想作為立國之根本。民本思想在統治實(shí)踐上主要表現為推行保民惠民政策。未成年的兒童群體是民眾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的生存狀態(tài)直接關(guān)系到社稷安危,因此《周禮·地官司徒》中提出的保息六養萬(wàn)民,首先就要慈幼,《管子·入國》提出的“九惠之教”也包括了慈幼恤孤。另外儒家所倡導的仁義思想,涵蓋了慈幼的主張?!抖Y記·禮運》中記載孔子提出:“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cháng),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孟子更進(jìn)一步認為仁愛(ài)來(lái)自惻隱之心,對“鰥、寡、孤、獨”等社會(huì )上最弱勢的群體,心存惻隱,發(fā)政施仁,可治天下。如此一來(lái),將道德層面的慈幼恤孤推廣到了政策層面。在他之后的漢代董仲舒主張“養長(cháng)老,存幼孤,矜寡獨,賜孝弟,施恩澤”。唐代韓愈進(jìn)而提出“博愛(ài)為仁”。宋代以后宋儒理學(xué)繁榮昌盛,慈幼恤孤的理念已經(jīng)成為統治階層和普通民眾的共識。

  賑濟和賜恤孤幼

  中國古代社會(huì )各朝政府都設有專(zhuān)門(mén)官職負責恤孤事宜。春秋時(shí)期“凡國都皆有掌孤”,唐代規定縣令的職責除了“導揚風(fēng)化,撫字黎氓,敦四人之業(yè),崇五土之利”,“養鰥寡,恤孤貧”也是其工作職責的重要部分。元朝政府設經(jīng)略使官職,專(zhuān)門(mén)負責救濟孤寡,“命經(jīng)略使問(wèn)民疾苦……常令有司存恤鰥寡孤獨”。

  漢唐年間的統治者時(shí)常會(huì )頒布賑濟和賜恤鰥寡孤獨之人的政令。南朝劉宋宋文帝元嘉三年(426)頒布詔令:“其高年、鰥寡、幼孤、六疾不能自存者,可與郡縣優(yōu)量賑給。”宋武帝即位頒布赦令:“高年、鰥寡、孤幼、六疾不能自存,人賜谷五斛。逋租宿債無(wú)復收。”

  中國古代社會(huì )還鼓勵和保護新生兒的出生和養育?!吨芏Y·地官·司徒》所規定的“以保息六,養萬(wàn)民”中第一條就是“慈幼”,其具體救助內容包括“產(chǎn)子三人與之母,二人,與之餼”,也就是產(chǎn)子三人國家配給保姆,產(chǎn)子二人,國家按時(shí)接濟糧食。在《管子·入國》中所謂“慈幼”的舉措是:“凡國都皆有掌幼。士民有子,子有幼弱不勝養為累者,有三幼者無(wú)婦征,四幼者盡家無(wú)征,五幼又予之葆。受二人之食,能事而后止。”在國、都設立專(zhuān)門(mén)的“掌幼”之官,專(zhuān)門(mén)負責對多子家庭提供救助。生養三個(gè)孩子的,免除婦女的征役;生養四個(gè)孩子的,全家免征;生養五個(gè)孩子的,國家會(huì )為之提供保姆和兩個(gè)人的口糧一直到兒童長(cháng)大成人。兩漢朝廷多次頒布詔令,通過(guò)減免征役、賜給糧食來(lái)鼓勵生育嬰兒。這種鼓勵和保護新生兒生養的做法為后世歷朝沿用,宋朝時(shí)期更是頻發(fā)詔令對有可能“生子不舉”的貧困家庭給予錢(qián)糧的賑濟??梢?jiàn)古代君王對新生兒童的保護無(wú)論是出于施行仁政的宣示昭告,還是增加人口的現實(shí)需要,都意識到改善父母乃至整個(gè)家庭的生活條件有助于增加兒童的福祉。

  收養孤幼

  中國古代常有因為家境困窘、遭遇饑荒等原因而棄嬰鬻兒的現象發(fā)生。針對這一情況,各朝統治者首先以法令禁止棄嬰。秦律規定“擅殺養子者法當棄市”,之后唐律沿用此法。“生子不舉”也將受到法律的懲治,此外,官府還出資為饑民贖子。北魏和平四年,文成帝通令全國:“前以民遭饑寒,不自存濟,有賣(mài)鬻男女者,盡仰還其家”,讓天下父母無(wú)骨肉分離之悲。唐初貞觀(guān)時(shí)關(guān)中大旱,饑“民多賣(mài)子以接衣食”,太宗詔令“出御府金帛為贖之,歸其父母”。北宋時(shí)期政府關(guān)注棄子溺嬰問(wèn)題,并采取了一些育嬰措施。仁宗至和二年(1055)下詔:“訪(fǎng)聞饑民流移,有男女或遺棄道路,令開(kāi)封府、京東、京西、淮東、京畿轉運司應有流民雇賣(mài)男女,許諸色人及臣僚之家收買(mǎi)?;蜻z棄道路者,亦聽(tīng)收養。”

  其次制定養子法令,鼓勵民間異姓收養。唐朝咸亨元年“令雍、同、華州貧窶之家,有年十五已下不能存活者,聽(tīng)一切任人收養為男女,充驅使,皆不得將為奴婢。”就是可以異姓家族收養以供驅使,并且對于被流放貶謫的年幼后代不能自存者,量給財物。這一做法為后代沿襲,宋齊梁等朝曾對軍人需撫養孤幼者,享有遣還、蠲免田租的優(yōu)待。對于戰爭中陣亡或者病死軍兵的遺孤,由政府負責收養。唐律規定“其遺棄小兒年三歲以下,雖異姓,聽(tīng)收養,即從其姓”?!端涡探y》從之。為了保障收養家庭的穩定和利益,申明收養之子即從其姓,原來(lái)的親生父母和本家不得相認。宋朝政府對于愿意收養的人家還要按月給予錢(qián)糧等經(jīng)濟上的資助,收養年齡也由3歲以下擴展到了10歲以下,并且獎勵收養棄兒人數較多的家庭。在政府的大力倡導和旌賞下,宋朝時(shí)期有的士大夫家收養的棄兒達到兩三百口之多。另外還有寺院收養以及有乳之家寄養的情況,皆由地方官吏州府知縣直接負責,官府提供錢(qián)米以保障基本生活所需,并且定期監督查問(wèn)孤幼的身體健康疾患狀況,甚至喪葬的棺木都由官府負責。

  除了前兩項舉措之外,古代中國還設置了專(zhuān)門(mén)機構收養撫育孤幼。這一開(kāi)創(chuàng )性慈幼舉措肇始于南朝的“孤獨園”。齊、梁時(shí)期于京師設置孤獨園,目的就是為了“孤幼有歸,華發(fā)不匱”。宋代大力發(fā)展對嬰幼的救助,北宋設有福田院、居養院負責育幼和養老事宜。福田院的經(jīng)營(yíng)由官府監管和支持,開(kāi)封府每年都要出內藏錢(qián)五百萬(wàn)資助福田院。居養院設立于宋徽宗統治時(shí)期,朝廷先后頒布居養法令規范居養院的運行管理,各州縣專(zhuān)門(mén)設置居養官管理居養院,政府用沒(méi)收的戶(hù)絕財產(chǎn)和常平息錢(qián)作為資助居養院的財政費用,并且明確規定了收養孤幼的雇乳喂養、衣食供應、讀書(shū)教育等方面的具體操作辦法和標準。南宋時(shí)期建立專(zhuān)門(mén)的幼兒救助機構,如嬰兒局、慈幼局、慈幼莊。與前朝相比較,這些機構只收養孤幼,不再負責養老,職能更加專(zhuān)一,看護更加周詳,效果也會(huì )更顯著(zhù)?!队罉?lè )大典》中記載,南宋后期各地設立的慈幼局有八九處之多,遇到饑荒之年,貧家子女大多收入到了慈幼局,道路上再也沒(méi)有了棄兒呱呱而泣的景象,可見(jiàn)南宋時(shí)期的專(zhuān)門(mén)性孤幼收養機構的設立在棄兒救助方面發(fā)揮了良好的社會(huì )功能,因此后世多有沿用。清代時(shí)期在全國各地廣泛設有育嬰堂、救嬰堂、保嬰局、恤嬰會(huì )、接嬰所、保赤局、六文會(huì )等機構。除了依照前朝之例收養、照顧孤幼之外,還意識到了棄兒回歸家庭、社會(huì )的重要性,允許并且鼓勵宗族或者外姓之家將育嬰堂的幼兒領(lǐng)回撫育。

  不僅歷朝中央政府重視撫育孤幼,一些地方官員也以仁慈之心關(guān)愛(ài)棄嬰。北宋蘇軾任密州太守期間,“遇饑年,民多棄子。因盤(pán)量勸誘米,得出剩數百石別儲之,專(zhuān)以收養棄兒,月給六斗”。后來(lái)轉任黃州時(shí),他又成立救嬰組織,資助谷米給那些愿意收養幼嬰的人家。這些做法已經(jīng)和現代兒童收養機構的運作有異曲同工之妙。

  孤幼犯罪減免刑罰

  中國古代社會(huì ),未成年人對自己實(shí)施的刑法所禁止的危害社會(huì )的行為所應承擔的法定責任享有減免刑罰的權利。早在《周禮·秋官·司寇》中就規定了“三赦之法”,即“壹赦曰幼弱,再赦曰老耄,三赦曰蠢愚”?!抖Y記·曲禮上》中記載:“八十九十曰毫;七年曰悼。悼與毫雖有罪,不加刑焉。”《管子·霸形》中齊桓公提出“孤幼不刑”。秦漢律規定:“年未滿(mǎn)七歲,賊斗殺傷人及犯殊死者,上請廷尉以聞,得減死。”即七歲以下的未成年人不得處以死刑。唐律《名例律》也規定:“七歲以下,雖有死罪,不加刑”,并且進(jìn)一步將未成年人的刑事責任年齡劃分為7歲以下的行為人完全不負刑事責任,7~10歲的行為人一般不承擔刑事責任,除非犯有謀大逆等重罪,10~15歲的行為人負有刑事責任但是可以減輕處罰,年滿(mǎn)15歲以上已經(jīng)成年的行為人才承擔完全的刑事責任。此外,古代刑律對未成年人刑事責任減輕有明確規定,如《法經(jīng)·減律》規定“罪人年十五以下,罪高三減,罪卑一減”,或者“以收贖”“改流”“免死”來(lái)減輕刑罰。未成年人犯罪除了享有減免刑罰的權利外,在刑事司法的逮捕、審訊、科監等方面也享有一些受保護的權利。

  (據《暨南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

網(wǎng)站編輯: